当前位置: 主页 > O漫生活 >6月绘本大师》成为母亲之后:海伦・奥森柏莉的创作与人生 >
6月绘本大师》成为母亲之后:海伦・奥森柏莉的创作与人生
2020-06-05

6月绘本大师》成为母亲之后:海伦・奥森柏莉的创作与人生

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,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,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?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,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,让一代代孩童着迷?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,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?

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,隆重推出「儿童绘本大师」系列报导,每个月将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。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,也为大师热闹庆生。

每年在义大利波隆那举办的国际书展,汇聚了来自全世界的童书创作者,以及出版相关人员在此交流,可说是童书界的年度盛事。书展期间除了展示童书最新的发展、颁发各种奖项之外,4天的展期安排了数百场讲座,内容丰富多元,令人目不暇给。笔者今(2018)年第一次参与盛会,行前拟定每日参访计画时,真是鱼与熊掌难以决定,恨不得有分身可以瞬间移动。

身为海伦.奥森柏莉(Helen Oxenbury)的粉丝,惊喜地发现会期第一日的中午,在展场最大的场地Illustrators Café有一场奥森柏莉见面会,自然绝对不能错过。

演讲前约莫一个钟头,听众已开始陆续聚集在会场。当奥森柏莉穿着白布鞋,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上讲台,我彷彿见到了她画笔下的爱丽丝,穿着一样的白布鞋,跨越了时空,从书中的梦境里现身。




为读者签名的奥森柏莉(庄世莹摄)

今年是奥森柏莉的八十大寿,然而我们见到的,是一个依然生气蓬勃的创作人。

1938年6月2日,海伦.奥森柏莉出生于英国萨福克郡(Suffolk),父亲是一名负责规画区域发展的建筑师。奥森柏莉小时候有严重的气喘,经常留在家里无法上学,父亲就鼓励她画画。她难忘二战时,成天萦绕耳边的空袭警报声,在那样艰困的年代,父亲还是从资源有限的图书馆借书让她阅读。

奥森柏莉对童年最美好的回忆,就是和小她三岁的弟弟,从早到晚像野孩子般,自由自在地在田园和沼泽间漫游探险。少女奥森柏莉曾梦想过成为网球运动员,母亲则觉得接受祕书课程训练,将来有稳当平实的工作就好。幸好父亲看出女儿拥有艺术的天分,送她进入当地的艺术学校。

然而,奥森柏莉在这里非常痛苦。那是一间校风保守,似乎还停留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学校,女孩们拘谨无趣,奥森柏莉和她们格格不入。只有在假日时,她才得到喘息的空间。她到剧场打工,虽然油漆布景很辛苦,却让她找到了接下来发展的方向:她想成为一名剧场设计师。

1957年,奥森柏莉进入伦敦中央艺术与设计学院,研修剧场设计课程,并在那里遇到了她未来的丈夫约翰.伯宁罕(John Burningham)。在这间学校她依然不开心,尤其是服装设计课,要做一堆她不擅长的针线活,快让她抓狂了。导师认为这样下去是没有希望的,他观察到奥森柏莉总是对角色特别感兴趣,认为她应该转向插画发展。




伯宁罕(左)及奥森柏莉(庄世莹翻拍自伯宁罕自传)

毕业后,奥森柏莉成为週薪7英镑的助理设计师,为每週就换一档戏的剧院,在仓库里製作布景。工作负担很重,但奥森柏莉觉得就像在画超大尺寸的画作,非常有趣。接着她为爱走天涯,和伯宁罕一起前往以色列3年。她当过褓姆、教过英文,也曾经在特拉维夫的剧院担任助理设计师。1962年她回到英国之后,先后进入ABC电视台和Shepperton电影製片厂,投身新的领域从事美术设计,她感觉既富有挑战,又很有收穫。

奥森柏莉和伯宁罕在1964年结婚,伯宁罕当时已经因创作的第一本图画书《宝儿:穿背心的野鸭》(Borka)得到第一座凯特.格林威奖,是图画书界闪耀的新星。两个孩子相继出生后,为了照顾幼儿,奥森柏莉难以继续兼顾剧院的工作,但又放不下从小衷心喜爱的画笔,于是在好友Jan Pieńkowski的建议下,绘製卡片出售,并在1967年出版了她的第一本童书《数字书》(Numbers of Things),正式步入有可能在家工作的图画书领域。




《宝儿:穿背心的野鸭》 (左)及《数字书》分别为伯宁罕及奥森柏莉各自的第一本书

两年后,奥森柏莉以《昆格勒.万格勒的帽子》(The Quangle Wangle’s Hat)和《我家宠物是条龙》(The Dragon of an Ordinary Family)两本书,赢得她的首座凯特・格林威奖。当时一家四口住在狭小的公寓里,一块小木板就是她的工作桌,为了方便携带,只能使用铅笔、蜡笔和墨水为媒材。这个时期她的画风瑰丽玄奇,画面着重场景的布局,可以看出来自剧场设计经验的影响。




《昆格勒.万格勒的帽子》(左)和《我家宠物是条龙》

直到《有钱的猪和你想的不一样》(Pig Tale),奥森柏莉开始使用水粉彩,后来更渐渐转入她最被称道的水彩技法。当我们为图画书精采的艺术表现而讚叹,并试图分析其中和媒材运用的关联时,很少会思考到「现实条件」这个因素。奥森柏莉曾自嘲:「这是多幺可怕的原因啊!」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她追求艺术的决心,在现实的限制中寻找自由,奥森柏莉拥有不受拘束的心灵。




《有钱的猪和你想的不一样》书封及封底

「母职」为奥森柏莉的创作生涯带来关键的转变。或许是受到母亲的影响,她特别喜欢观察「小孩」,孩子的模样和举动,总让她看到入神癡迷。《Tom and Pippo》系列故事,就是她成为母亲之后,对自己儿子贴身的观察,以及敏锐细緻的描绘。她从了解孩子原始的需求出发,努力展现出小孩真实生活的样貌,而不是传统童书中,成人所期待的完美儿童形象。

Tom and Pippo》改编动画

第三个孩子的出生,带给奥森柏莉全新的挑战。艾蜜莉从小就患有湿疹,为了防止她不停抓痒,经常得抱着她来来回回地走,大人都累坏了。神奇的是,不到一岁的艾蜜莉竟然对各种儿童用品的型录感兴趣,经常一边看一边笑,分散了她对身上搔痒的注意力。当时市场上可供婴儿阅读的书寥寥无几,于是奥森柏莉决定自己动手,为小婴儿和蹒跚学步的幼儿打造合适的读物。

奥森柏莉为婴幼儿设计製作出系列的「硬页书」(Board Book),他们可以自己拿握、啃咬和阅读,是这类型书籍的先锋,开启了自1980年代起,为零至三岁宝宝出版的新兴市场。




奥森柏莉为婴幼儿设计製作出系列的「硬页书」(撷自youtube)

这系列作品从孩子的日常生活经验取材,描绘围绕着他们身边的人、事、物,图像简洁明朗,设色乾净温暖,生动的笔触中流露着喜剧色彩,同时捕捉到孩子和父母互动的複杂情感。奥森柏莉创作的幼幼书,从内容到形式都令人耳目一新,她所创造的艺术风格,至今仍少有人能超越。

奥森柏莉不只爱孩子,更肯定孩子探索自我的能力,并鼓励孩子尽情想像,主动去解决问题。行销全世界千万册的《我们要去捉狗熊》(We’re Going on a Bear Hunt),是奥森柏莉和麦可.罗森(Michael Rosen)合力的杰作。「我们要去捉狗熊」原本是一首围绕着营火同唱的歌谣,文字作者罗森加以改编,并加上许多状声词,朗读起来不仅更有动感,故事也更富有童趣。在他的构想中,这是一个国王、王后和弄臣去捕熊的故事。奥森柏莉却重新构思文本,创造了新的画面,她从小孩的角度出发,将原本平凡的事件,因幻想而变成伟大的冒险。




《我们要去捉狗熊》书封

在这本书中,奥森柏莉展现了她精湛的水彩画技。无论是英国明媚的乡村风景,还是海口沼泽的天光云影,她总是将水彩画的特性发挥到极致。这样的成果,来自于从错误中不断的尝试,每一张看来洗练完美的图,其实是奥森柏莉练习过千百遍后,万中选一的结果。

奥森柏莉也喜欢黑白素描画。出版社和家长常认为孩子只喜欢彩色,奥森柏莉大胆的採用新形式,将这本书设计成一页黑白间隔一页彩色,黑白页速写似的线条灵动简练,一黑一彩轮动交织成富有节奏的图像语言,图像和文字结合得天衣无缝。




《我们要去捉狗熊》黑白内页(撷自youtube)

奥森柏莉一直是个开创性的插画家,1999年,她以《爱丽丝梦游奇境》(Alice’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)再度获得凯特・格林威奖的殊荣,并于2006年得到凯特.格林威奖50週年纪念十大杰作奬。

这是一次异常困难的挑战,自1865年约翰.坦尼尔(John Tenniel)为爱丽丝定装之后,爱丽丝的维多利亚时代形象已深深镌刻在读者脑海中,一百多年来无数的艺术家前仆后继,企图赋予爱丽丝新的面貌,但是坚牢的视觉印象不易突破。此外,路易斯.卡洛尔(Lewis Carroll)的原着充满了谜样的歧义,更增加了解读的难度。




约翰.坦尼尔所绘製的爱丽丝(取自medium.com)

然而奥森柏莉是诠释经典的高手,她不断提醒自己,要用自己的方法来做,而且从零出发。于是焕然一新的爱丽丝出现了!摆脱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拘谨和束缚,奥森柏莉笔下的爱丽丝是一个健康、活泼的小女孩,轻鬆的活动和跑跳,自信地展露身体,穿着蓝洋装和白布鞋的爱丽丝,领着读者大步迈向新的世纪。




奥森柏莉所绘製的爱丽丝(取自walker)

奥森柏莉曾经为《Big Momma Makes the World》这本书画插画,「大妈妈」是个家事高手,同时能把婴儿照顾得妥妥当当。为了给孩子一个美好的世界,她化身为造物主开天闢地。这是一则美丽的创世神话,奥森柏莉以温柔的眼光凝视儿童的纯真,表现出童年的普世价值,犹如包容万物的大地之母,她以宽阔的母性创造了童书的天地。




Big Momma Makes the World》内页(撷自youtube)

在奥森柏莉的天地里,每个孩子都是平等的。她创作的系列幼幼书中,有各种肤色、不同种族的小孩,一起快乐的生活和游戏。《十只手指头和十只脚趾头》(Ten Little Fingers and Ten Little Toes),是奥森柏莉献给全世界宝宝的书,她描绘了出生于不同地区的小宝宝,尽管他们在外貌上是那幺不一样,但却共同分享着一样的生理特徵,每个小孩都有十个手指头和十个脚趾头,最重要的是:他们都是被大人们深深爱着的。




《十只手指头和十只脚趾头》

Book Trust是英国最大的儿童阅读慈善机构,他们相信「阅读可以改变生活」,每年都会提供大量的书籍和资源给全英国的儿童,来培养孩子及其家庭的阅读兴趣。自2015年起,Book Trust成立终身成就奖,用以表彰那些为儿童图画书做出贡献的创作者。今年是他们第一次,在同一年颁发两个终身成就奖,奥森柏莉和她的夫婿伯宁罕,一起得到这份殊荣。

两位图画书大师结縭多年,平日在家有各自的工作室,工作上完全独立,也不会给对方提供意见,所以当他们有了合作的构想,历经十年才完成。两人唯一合作的书是《小宝宝要来了》(There’s Going to be a Baby),由伯宁罕撰文,奥森柏莉绘图。这是一个迎接新生儿的故事,其中隐藏着妈妈怀胎九月的历程,以及小哥哥的成长和想像。数条故事线交织并行,伯宁罕的文字力求化繁为简,为图像留下很大的表现空间。奥森柏莉因应故事的需求,採用了漫画风格来呈现幻想的情节,她的创作总是求新求变,不拘于固定的手法。




《小宝宝要来了》内页(取自Amazon)

为了庆祝奥森柏莉的八十岁生日,和她长期合作的英国Walker出版社,特别邀请知名童书研究者伦纳德.马库斯(Leonard S. Marcus),为奥森柏莉撰写传记《Helen Oxenbury:A Life in Illustration》。从一个小孩、学生、母亲,直到成为成熟的艺术家,生活对于奥森柏莉是永无止境的冒险,每一次的蜕变,都让她发掘出更丰富的潜力。

奥森柏莉用图画照亮了自己的人生,也用图画为孩子打开阅读之门。全世界有无数的孩子,他们曾经爱上的第一本书,正是奥森柏莉用热情和幽默创造的图画书呢!




奥森柏莉(取自Helen Oxenbury twitter)

 

▇海伦・奥森柏莉 作品
我们要去捉狗熊(书+DVD)
文:迈克.罗森,图:海伦・奥森柏莉,林良译,上谊文化, 350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小雷和波波生活故事第一辑(一套3本)
文/图:海伦・奥森柏莉,邱孟娴译,上谊文化,499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小雷和波波生活故事第二辑(3书+1DVD)
文/图:海伦・奥森柏莉,邱孟娴译,上谊文化,499元,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