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消费信息 >6月绘本大师》为童年画上色彩:丹麦国民图画书大师史班.欧森 >
6月绘本大师》为童年画上色彩:丹麦国民图画书大师史班.欧森
2020-06-05

6月绘本大师》为童年画上色彩:丹麦国民图画书大师史班.欧森

史班.欧森(取自Ib Spang Olsen tegninger粉丝专页)

书店里有琳琅满目的儿童图画书,那些深受小朋友欢迎的经典作品,都是怎幺创作出来的呢?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知名图画书创作者,他们的作品为何具有吹笛人般的魔力,让一代代孩童着迷?他们在童书的发展上有什幺贡献,又为童书世界注入了什幺样的新活水?

为喜爱图画书的大小读者,推出「儿童绘本大师」系列报导,每个月为大家介绍一位当月出生的世界级童书大师。邀请读者一起来逛游多采多姿的儿童图画书世界,也为大师热闹庆生。

丹麦位在北纬59°以北的位置,绝大多数的国土处于严寒的北极圈内,是人口仅五百多万的北欧小国,自1973年起,几乎年年被「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」评选为全球最幸福的国家,就连联合国的《世界幸福报告书》,也每年都把丹麦列为优等生。

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,形成了鲜明的人文风格。半年极昼、半年极夜的奇观,特别容易引发无边的幻想,使得童话和传说盛行。童话大师安徒生就诞生在这样的国度,他的作品诗意、优雅又充满着丰富的想像力,为世界儿童文学留下了不朽的资产,丹麦也因为安徒生,而有了「童话王国」的美名。国际儿童图书评议会(IBBY),正是以安徒生的名字命名设奖,来彰显国际杰出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的至高成就。




(取自IBBY粉丝专页)

斯堪地那维亚丰富多元的民俗与神话,不只是安徒生创作的沃土,还滋养了另一位图画书的国宝天王史班.欧森(Ib Spang Olsen)。他继承了安徒生伟大的传统,是丹麦第一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大奖桂冠的艺术家,几乎每个丹麦人的童年,都曾拥有欧森作品的陪伴,可说是道地的国民作家。

欧森于1921年6月11日出生在哥本哈根,父亲是一名园丁,家境普通平凡。在父母亲温和的教养下,小时候并未刻意受到艺术能力的栽培。但他特别喜欢用铅笔素描日常生活,无论是巷弄里的猫咪、街角玩耍的小孩,或是母亲努力工作的身影、厨房那扇洒落阳光的窗户,都一一收入他的童年记忆宝库。




欧森笔下的哥本哈根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丹麦自1871年起,即率先提出纳入游戏的教育法。大部分丹麦人都认为:孩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当小孩和玩游戏。家中的后院和城内众多的公园,是他儿时冒险的乐园,尽情的游戏和不受限制的探索,刺激了他的感官经验,也形塑了他自由创作的心灵,这些影响在他日后的作品中都有迹可循。




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1942年,欧森为社会民主党发行的报纸绘製时事漫画,正式进入插画界工作。1943年他取得教师资格,但他渴望在艺事上有所精进,于是在1945至49年间,分别到哥本哈根的艺术学院(Academy of Fine Arts in Copenhagen)和绘画艺术大学(The Graphic Art College)进修,并在1952至61年之间于Bernadotteskolen学校任教。从此他手上那枝画笔,就像骑士开疆闢土的宝剑,引领他不断测试艺术的极限,他的作品涵盖範围广阔,除了自写自画、为他人图书配插画,也从事漫画、海报、瓷器设计、电影、剧场和电视的创作。

欧森自1944年首次为书籍绘製封面,多年来已达二百多本,此外他也为将近300本书籍绘製插画,其中尤以和丹麦民族诗人拉斯穆森(Halfdan Rasmussen)的合作最有默契,两人结下难能可贵的终生情谊。

拉斯穆森原是一个怀抱强烈政治信念的诗人,但在二战后,他开始为儿童写风趣诙谐的无稽诗,受到孩子热烈的喜爱,再加上搭配了欧森奇异的幻想和幽默的图像,更为这些诗注入了新生命。俩人首次于1948年合作《五个小巨魔儿童》(Five Little Troll),1967年合作的《Halfdans ABC》,每个字母都有一首有趣的诗歌,是丹麦数代人集体的童年记忆,每个人小时候都读过这本书。




丹麦民族诗人拉斯穆森(左,取自wiki)及欧森与其合作的《Halfdans ABC》内页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欧森自写自画的作品始于1954年的《小火车头》(The Little Railway Engine),这本带有实验精神的创作,灵感来自他和一个两岁小男孩的对话,他们常一起在天桥上,看来来往往的蒸汽火车。这本被翻译成二十多国语言的作品,成为丹麦画时代的童书作品,因为当时的童书多是写实描述孩子的生活,插图也大多为模拟黑白的照片,但欧森的插图不仅运用全彩,而且带有艺术的美感。

《小火车头》的主角是一辆急着想亲自上路,去外面世界看一看的小火车头。欧森充满律动感的素描线条,不仅画出交通工具的速度感,也呼应着小火车头亟欲冒险的跃动心情。欧森总是能用同理心来看待儿童的心情,小读者和小火车头一起出发历险,再一起平安回家,情感上得到莫大的满足。




《小火车头》内页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接下来他陆续出版了《雨》、《风》、《广场上的报刊亭》等书,将知识、想像力和教育、启发性结合在一起,但作品却丝毫没有说教的感觉。他总是以孩童的眼光,观察周遭的事物,并保持对弱势者的关注。欧森也喜欢戏剧化甚至无厘头的题材,《乐婆婆和她的小狗》情节令人匪夷所思,《我们的邻居是怎幺来的》荒诞离奇,《瓢虫》中大玩艺术变身的游戏,《猫屋》揭露隐藏在城市中的神祕乐园,一如他童年时探索的脚步。

丹麦人喜欢脚踏车,常用作交通工具,平均不到两个人就拥有一辆脚踏车。难怪欧森于1959年出版的《彼得的生日》,会以脚踏车作为6岁小男孩的成长礼物。随着脚踏车舒缓的节奏,读者跟着游览哥本哈根的城市景致,参与城市生活的脉动,更深入彼得的梦想,分享一个小男孩对「快点长大」的无限想望。这本书还体现了丹麦人的幸福教养心法,那就是尊重孩子的选择,和真诚信任孩子的感受。

欧森在台湾发行的中文译本并不多,他于1962年出版的代表作《月光男孩》,应该是台湾读者最熟悉的一本书。这本书的版式非常吸睛,和其他图画书大为不同,纵向长幅型的版面,像卷轴画般,呈现月光男孩由天上缓缓降落至地面的动线。欧森在窄而长的空间上,连续呈现因时间而不同的场景,这是一种大胆的「异时同画」的手法,视觉效果扣合着书籍的形式,完美地演出一场月光下的好戏。




《月光男孩》中「异时同画」的手法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


《月光男孩》内页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这个故事将月亮的物理性融入角色,月光男孩为月亮先生寻找同伴的过程,其实对他们两人而言,都是重新了解自我的历程,当肯定了自己,就不需要再寻找别人的认同了!欧森的设色优雅而温暖,光影效果处理得非常有技巧,男孩漂浮沐浴在清澄的月色下,变化了23个各异的姿态。故事情节看来荒诞,叙述十分随意,彷彿是一个爸爸即兴为孩子编的故事,节奏却自然顺畅,画面连续绵延,首尾一气呵成,是一本别出新意的佳作。

丹麦境内多低地,海拔最高处不过173公尺,国土中分布了极多的湿地、沼泽和树林,地理环境对文化产生了莫大的影响力,进而造就了独特的民族性及传说。北欧神话中本就有「精灵」一系,这种谜样的生物,在安徒生的童话中也曾出现。精灵非神非人、善恶兼具,经常成为联繫自然和人类的中介者。雾气氤氲的沼泽,既神祕又充满无限生机,正是精灵们隐身其中、大展身手的舞台。

欧森偏爱以素描的方式作画,在1966年出版的《精灵家族酿美酒》(The Marsh Woman's Brew)中,他以纯熟洗鍊的线条,敏锐地捕捉虚构生物的形象,并为这些不可思议的角色,塑造夸张的动作,赋予自由奔放的生命力。欧森的图像充满各种感官的触发,似乎可以闻到、听到、感觉到、嚐到里面的经验和细节。其中包含着他对生命的热爱、对幽默的渴望,还有创作的喜悦和探索的欢乐。

欧洲各地普遍都有庆祝仲夏节的习俗,对于冬天日照短暂的北欧国家,夏天的太阳尤其珍贵,因此庆祝仲夏节的活动特别隆重。这个故事始于仲夏,就像一场奇幻的仲夏夜之梦揭开了序幕,精灵婆婆以大地之母的姿态,率领着精灵家族隆重登场。这些角色造型丑怪,却带有十足的喜感,行为突梯滑稽,却不惹人讨厌,如此戏剧性的开场,立刻带动阅读的惊喜,并唤起小读者们的好奇心。




《精灵家族酿美酒》内页(取自chihiro.jp及Amazon)

欧森多年致力于研究各种版印的技法,为了呈现书中四季的流转和变化,他採用红、绿、蓝、黑四色赛璐璐版版印,夏日的晴朗、冬季的阴郁、春天的明媚,在繁複工法层层交叠套色下,四时各有自己的丰姿,处处都是好风景。他对自然深情的凝视,为这则乡野传奇,增添了新的意境,我们似乎听到了一首歌颂生命的田园牧歌。

精灵婆婆既拥有魔女的巫性,也带有酒神创造文明的能力,酿酒的工序经过了準备、调理、静置,「时间」就是关键祕方,为其注入催化发酵的魔力,才能迎来充满生命力的新醅。这个仪式性的过程,有如春神的祭典,带来春天的信息,召唤天地万物自冬眠中复甦、重生。在这个故事中,人类和精灵是和平共存的,在奇幻与现实生活的接轨处,呈现出真实的聚焦点。欧森不愧是说故事的高手,精準掌握住图文虚实交揉的趣味。

除了1972年获得安徒生大奖的殊荣外,欧森的作品还曾经得到「纽约时报最佳插画奖」,以及丹麦文化部的儿童图书奖等奖项。丹麦对这位国宝级艺术家极为礼遇,自1982至90年间,他担任丹麦文化部童书文化委员会委员,同时活跃于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的学术评议会,地位相当崇高。

即使已获奖无数,欧森仍长年维持「每日一画」的习惯,不因已拥有的成就,而懈怠创作的脚步。1983年的《跳不停的小红球》,展现他生气蓬勃的图画动能。顽皮的小红球就像天真活泼的孩子们,为了寻找适合游戏的地方,一路上到处闯祸。欧森的画笔随着小红球的行进运动,灵活转动视角,犹如明快的电影镜头调度,自由不羁的複线式描绘,让画面显得轻鬆、活泼又有趣。




《跳不停的小红球》内页(取自ibspangolsen.dk)

自19世纪佩泽森(Vilhelm Pedersen)被安徒生亲自选定为他的童话绘製插画后,丹麦的艺术家如攀登高峰,相继挑战为安徒生的故事画插图。日本福音馆的社长松居直非常肯定欧森绘画的功力,以及诠释安徒生童话的独特观点,邀请他在1992年于日本出版了4册的《安徒生童话全集》。欧森为了完成二百多幅的插画,特别走访各个童话故事的背景场所,进行实地观察和素描,希望能深刻地传递安徒生童话的精神。

安徒生本来就擅长细腻描绘出场景和氛围,让听故事的人如身临其境,进入故事所创造的幻想世界,共享惊险与欢乐。大部分插画家多关注于描绘童话中的梦幻和甜美,而欧森却大胆犀利地表现出安徒生童话晦暗的一面,深掘出隐藏在故事里的讽刺和隐喻,以及安徒生藉故事对现实社会的批判。欧森插画中丰富的视觉语彙,既表现了文本的内涵,也启发读者重新思考安徒生童话的意义。




左起:欧森为安徒生200岁生日所绘製的纪念海报、《冰雪女王》及《拇指姑娘》插画(取自medialynx.co.jp)

他在获颁国际安徒生插画奖时曾说:「身为一个童书作者和插画家,我要在变幻莫测的世界中,永远站在孩子这一边,并为他们进行创作。」他认为游戏和想像力,能让现实长出翅膀、打破界线。他说:「我们所谓虚构的东西,放在童书里之所以会那幺有趣,是因为小朋友知道事情原本应该会怎样,所以他们很享受超越界限的感觉。测试极限总是很好玩的。」欧森一生的作品,正是他每一次勇敢挑战极限的见证。

2017年9月,为了庆祝日本和丹麦建交150週年,安昙野知弘美术馆企画了「丹麦之心」展,回顾欧森一生的创作和成就。是的,欧森的确是「丹麦之心」,当他于2012年1月15日辞世后,次日丹麦的媒体以「这一天,图画死了」致哀。「你为我的童年画上色彩」是丹麦人送给欧森的人生注脚。

欧森的根在丹麦,丹麦的地形、风土、人文、儿童和民间信仰,在在哺育了他,成就了他不可思议的创作世界。而他也以非凡的作品回报自己的家园,润泽了无数世代丹麦孩子的心灵。这应该就是童书无远弗届的力量吧!




史班.欧森(取自Ib Spang Olsen tegninger粉丝专页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  • 相关新闻